• <dl id="2kc81"><ins id="2kc81"><small id="2kc81"></small></ins></dl>
  • 首页  > 历史文化 > 人物

    塞罕坝机械林场第一代务林人陈彦娴——

    最美青春,铸就绿色奇迹

    来源: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:2019-03-27 15:20

    年过七旬的陈彦娴翻看着老照片,讲述当年故事。资料照片

    陈彦娴(后排左一)和一起上坝的同宿舍姐妹。资料照片

      出河北围场县城,驱车向北,地势渐渐抬高。

      天光云影下,浩瀚林海连着广袤草原,河流湖泊星罗棋布。眼前是塞罕坝机械林场,坐拥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。

      穿过一条林间小路,道路七拐八拐。“等等,这儿该不是‘沙胡同’吧?”车上,75岁的陈彦娴发问,得到旁人肯定答复,她会心一笑。

      陈彦娴在林场工作了一辈子,当年这条路弯道多,两旁都是?#22478;穡?#36208;在路上,如同穿梭在沙子堆成的胡同里。如今,这里早已是郁郁葱?#23567;?/p>

      “树又长高了,快认不出了。”车窗外,树木?#27801;郟?#38472;彦娴情不自禁唱起当年的歌谣:“六二年那?#26149;?#20799;嘿,进林场那?#26149;?#20799;嘿,知识青年怀着热情,来到塞罕坝,创大?#30340;敲春?#20799;嘿……”

      1964年,20岁的陈彦娴在河北?#26800;?#24066;读高中,邻居刘文仕正是塞罕坝机械林场场长。

      “响应国家号召,种树去!”那年夏天,听闻林场刚成立不久,造?#20013;?#35201;人手,怀着“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的理想,陈彦娴和同宿舍姐妹们给场长写了一封“求职信”。

      过了一个月,收到录用回信,姑娘们背起铺盖卷,坐上大卡?#24403;?#36212;林场。颠簸了两天两夜,一下车,眼前一片荒凉,连场部都没几间像样房子。“当时住的是仓库、窝棚,喝的是沟塘子水,吃的是土豆和咸菜。”陈彦娴回忆。

      姑娘们上坝后,被分到林场苗圃工作,一开始在苗圃浇大粪。“粪桶沉且不说,不仅要忍受难闻的气味,还必须跟上大伙儿的节奏,转着圈儿地倒。”一天下来,姑娘们累得腰酸腿痛、浑身无力。

      冬天,坝上气温常常零下40多摄氏度,大风伴着雪花,刮得人喘不上气。林场职工们上山清理?#24515;荊?#20026;来年造林作准备。大雪没过膝盖,大伙儿背着一根大麻绳,要走六七里地才到山上。男职工负责采伐?#24515;荊?#22993;娘们则用绳子将?#23601;?#32465;好拖下山。雪深,没?#26032;罰?#35201;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拖动。

      “我们好胜心强,?#28909;?#30528;来,你拖得多,我比你拖得还多,汗水把棉袄都湿透了。”苦干一个多月,从林场领导到普通职工,都对陈彦娴她们?#25991;肯?#30475;。

      1977年,林场57万亩林地遭遇?#22365;?#20935;”灾害;1980年遭遇大旱,12万多亩树木旱死……陈彦娴他们重新造林,“那时无论条件多么艰苦、遇到什么困难,我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子劲,就是要坚持下去,把树种好管好。”

      半个多世纪过去,当年的小树已长成了大树,荒原变成绿色海洋。

      车停在山上的瞭望台,陈彦娴拿起手机拍照。退休后,她的一大乐趣便是回林场转转,看树木长高,就如同看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。

      有人问陈彦娴,如果能重来,还愿不愿意选择在塞罕坝扎根?

      其实,这个问题她早就用行动回答过。1976年,陈彦娴的?#30422;?#22312;?#26800;率星?#32473;她找好了?#37038;?#21333;位,还径自来坝上?#20449;?#20799;回去。陈彦娴选择留在了塞罕坝,她舍不得这片正在茁壮?#27801;?#30340;树林。

      “塞罕坝人用青春、汗水和生命换来了这百万亩林海,我们完成了祖国交给的任务,一生为之自豪!”陈彦娴面带微笑。(记者 张腾扬)

    福建快三推荐二
  • <dl id="2kc81"><ins id="2kc81"><small id="2kc81"></small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2kc81"><ins id="2kc81"><small id="2kc81"></small></ins></dl>